雨夜飄♪

關於部落格
充滿愛與小花的領域(炸
  • 58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Miss You (波李斯x伊索蕾)

Miss You(波里斯X伊索蕾)   安諾瑪瑞王國,一如往常的豐饒、和平,河水在晴朗的天空下潺潺流動,與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響奏成舒適的樂章。只是這寧靜的景致,再走幾里路就完全截然不同……人們居住的城市裡,四處都張著彩燈緞帶,市集喧囂吵鬧,商人們吆喝叫賣的聲音和興奮逛著街的人們,更加炒熱了這股原本就濃厚的歡樂氣息。   大街上,不時有穿著布偶裝的商店員工,帶著燦爛的微笑發送糖果餅乾;魚肉舖裡,平常斤斤計較的賣魚大叔或許會突然笑嘻嘻的多幫你打幾折、少看一些磅秤上的數字。這一切都是因為豐收的季節,因為一整年辛勞工作後的休息時刻──收穫慶典,熱熱鬧鬧的豋場了。   身為大商團卡爾茲老闆之子,剛從尼雅弗學院放假回來的路西安˙卡爾茲,很理所當然用著「用功這麼久,要好好玩樂放鬆心情」的厚臉皮理由,硬拉著算是他護衛的波里斯˙貞奈曼──絲毫沒問過他本人意願──快樂衝向市集。   雖說名義是護衛,但其實更像是朋友,波里斯已經很習慣路西安的突發奇想和好動(其實是過動吧?),沒多說什麼任路西安四處拉著跑。小孩子心性重的路西安幾乎對每一攤都有興趣,因此波里斯也得跟著逛。兩個人(其實只有路西安)一下在古董攤前,把玩奇形怪狀的土偶;一下又跑到糖果舖,品嚐剛出爐的糖果;一會兒沒注意路西安又跑到衣飾攤子,跟人家有樣學樣叫價。真的是不負過動兒之名啊,波里斯心裡突然閃過這種想法。   波里斯很少有機會逛市集,一方面是自己沒興趣,一方面也是因為以前的生活不允許。   「波里斯,你幹麻呆站在那裡啊?這個很有趣耶,快過來、快過來!」路西安興奮的在遠處揮著手。哎呀,他什麼時候跑那麼遠的?自己居然沒注意到。波里斯難得的驚愕……旋即又想,如果路西安平常練劍有這麼敏捷就好了……這是身為路西安私底下劍術小老師的波里斯,一個小小感慨。   「快來啊,再不來就沒了!」   「嗯。」簡單的回答,波里斯慢慢走過去。   路西安口中說的「有趣的事」就是指一個老人。老人衣衫襤褸,捧著碗駝背坐在牆邊,頭低低的垂著,而周邊圍了許多人不停的鼓噪。波里斯靠近那老人,正巧老人稍微抬起頭掃了周遭一眼,那眼神──不是個落魄老人的空洞眼神,它炯炯有神、散發光彩。在鼓噪下,老人慢慢的開口,緩緩訴說著故事……關於遙遠的東方、越過廣大海洋後的世界,一個在彼岸七月七日發生的淒美物語……   「那個人好有趣啊。」聽完故事的路西安,滿足的放下不少錢在老人的碗裡。   「嗯,東方的大陸……」   「波里斯,你認為東方有大陸嗎?」路西安好奇的向波里斯發問,對他來說,波里斯根本就是老師一般的化身。   沒想到波里斯卻簡單的拋下一句「不知道。」   「咦咦!你居然不知道?」   路西安在一旁嘰嘰喳喳的念著「波里斯居然不知道」、「太詭異了」之類的話語。我沒必要什麼都知道吧?波里斯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,反正很快路西安就會忘記這件事……事實證明,波里斯不愧是路西安的知心友,因為路西安在短短幾分鐘不到已經轉移了注意力了。   有些無奈的看著路西安開始划起拳,不太想附和路西安去和人玩什麼野球拳,波里斯逕自看起旁邊的攤位。   一個很普通的飾品攤,上面陳列著一些項鍊、戒指、鐲子等等首飾。反正閒著沒事,波里斯無聊的瀏覽著,沒想到自己也可以有「無聊」這種奢侈的感覺。碧綠的玉鐲、美麗的藍色瑪瑙耳環、靛青色的髮飾,看起來很普通。畢竟貞奈曼過去也是富有之族,波里斯對於飾品還是有一定的品味。他很無趣的打量著,正當他已經有點不想再看下去時……一道雪白的光芒閃過。   幾乎是立刻,波里斯的目光被緊緊吸引住。   那是一個鍊墜,可以打開的那種鍊墜盒。海藍色的外殼,像是溫和的大海般隱隱發光;蓋子上有著不知名的藤蔓圖案,美麗優雅的彎曲環繞成一個淺藍色橢圓;中央是一枚非常澄淨、幾近雪白的淺黃色寶石,雕刻成精緻的花朵圖樣。波里斯不知不覺的伸出手,拿起那個鍊墜,他小心翼翼的打開盒蓋……盒裡是一個雕工精緻細膩的浮雕,雪白的不摻雜一點瑕疵。只有雕出頸部以上的短髮少女,仰著頭,彷彿凝視般望著一隻同樣雪白的鳥,雕刻者似乎故意不雕出少女的眼睛,而讓幾縷髮絲垂落。   波里斯目不轉睛的看著,腦海中清晰而明確的浮現了某個身影──   那個纖細的少女,削短的柔美金髮,額旁一束特別白髮總是反射著陽光而閃閃發亮,冷漠卻隱含著關懷的語氣明明比誰都要體貼……那個和自己一起踏著透明魔法之石,來到秘密的山泉,在白色鳥兒包圍下吟詠著天籟般的聖歌……那個和自己在小木屋度過一晚,隔著牆壁小洞和他談天的……那個女孩,那個「高貴的孤獨」。   最後一次的見面是在什麼時候?在退潮小島的懸崖上,那頭金髮與臉龐,用力烙印進自己心裡的深處。交付予她妖魔的紅寶石,為了拯救自己深愛、如同父親般的祭司奈武普利溫的性命,也傳達一生創作過唯一的聖歌……然後,大海無情的漲潮淹沒小島。來不及說出而吞嚥下的話語,在小鳥飛翔才能到的距離,兩人隔著大海,帆船上的她與佇立懸崖邊的自己,遠遠的…彼此所留下的淚水…   還記的因為距離太過遙遠,自己想表達某些話而用的,她只教給自己承自她父親所創的手語暗號。   圈成一個圓……「請看這裡。」   左臂彎曲放到右臂上……「我想在妳身邊。」   遙遙的海面上、飄揚的黑色斗篷,她緩緩舉起雙手擺出一樣的手勢「我也想……在你身邊。」   「我答應妳。」   「我會為了妳……好好活下去。」   她的手勢,讓眼前一陣模糊……   「我不會忘記。」   波里斯的手在輕輕顫抖,深邃到看不出感情的雙瞳,流轉著許許多多的……無法道盡的思念。無數的情感倏然湧出,這個浮雕……是多麼的相似……相似那個他心所繫的少女,那個他永遠無法再觸及、敲痛自己胸口的名字──伊索蕾。   「少年,你中意這個鏈墜嗎?」攤子的大嬸看波里斯握著這項鏈很久了,不禁出聲詢問。   「啊,是…是的…」波里斯的心跳的飛快,連他自己都懷疑,現在所說的話是不是在顫抖「請問這雕刻…」   「那是我家老頭雕的,據說是他年輕出海遇難時,曾經看到的天使。唉,誰知道他再說什麼…如果你喜歡我就便宜賣給你吧!」   天使?是啊……身旁總是圍繞著白鳥的她,真的很像天使。波里斯嘴角泛起溫柔的微笑,手指輕撫著那個浮雕。   「波里斯!原來你在這裡啊,我還想你怎麼不見了……」路西安的聲音打斷波里斯的思緒,他從波里斯身後探出頭「啊咧,你要買啊?」   「……」   波里斯沒有回話,反倒是路西安滿臉驚訝。      「你也會買這種東西啊……啊!是不是看上哪家小姐?嘿嘿,波里斯,老實招來唷……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!」   他打那兒學來的詞啊?波里斯無奈的嘆口氣,決定忽略路西安一連串的廢話。「老闆娘,請問這個多少錢?」   「哎呀,你要我才很感謝呢。」大嬸笑瞇了眼「兩百額索,我再幫你加條鍊子吧。」   當波里斯點點頭,打算掏錢時,一個蒼老有力的聲音卻急忙插進來「喂,老女人,那個不只兩百額索吧!」   「死老頭,你騙錢騙完回來了啊。」大嬸的目光落在波里斯身後的不遠處「還不是你一直哄抬價格,啥鬼的『價不高不賣』,那個鍊墜已經滯銷很久啦!人家少年想要就便宜給他又不會怎樣。」   大嬸雙手插腰凶巴巴的吼回去,而一個衣衫破爛的老人,步履穩健得越過波里斯走進攤子裡。路西安看著老人,突然大叫一聲「欸──剛說故事的老人!」   「喔,那位大方的少爺。」老人裝模作樣的拿下已經破爛不成樣的帽子,做了個揖「說故事是副業、副業,在遙遠的東方,那種職業叫說書人。」   「耶耶──是這樣啊,好有趣的職業。」路西安興奮的上下打量老人,顯然是覺得很新奇。   老人微微一笑,轉頭看著波里斯。他盯著波里斯半晌才慢吞吞的開口「少年,你也看過這個天使嗎?」   此話一出口,大嬸彷彿很不屑的哼一口氣,不過波里斯並沒有對老頭的話嗤之以鼻,他認真的思考一會兒,搖搖頭誠實的說「並沒有。」   「但是,我認為這很像我的……一個重要的人。」   「是嗎……」老人露出開心的笑容「這樣啊,那我就割愛吧!」   「還割愛咧……」大嬸在旁邊碎碎念,不過還是不忘接過鍊墜,小心替它配上一條極適合的銀鍊。反覆仔細檢查鍊子有無缺口之類的後,再遞交波里斯並接下兩百額索。   「要好好愛惜啊,今天是很適合送愛人禮物的日子。」老頭掛著笑容,拍拍波里斯的肩膀「相信你們的愛,會隔著大海一直持續下去的。」   波里斯沒有問老人為何知道他有傾心者的事,他從老人的眼中早看出了異於常人的光采……暗示著有什麼特殊之處般閃耀的眼神。所以波里斯只是點點頭,沒多說什麼。   「什麼什麼?」一直在狀況外的路西安,看老人和波里斯之間的眼神交會,疑惑的歪著頭。   「哈哈哈,今天是七夕啊,少爺。是個很適合天下所有情人的日子,少爺不妨偷偷暗示您的父親,請他記的贈與您母親小小花朵。」   「七夕,那不是你剛在說的故事嗎?什麼牛郎、織女的……還有什麼月老……」   老人發出爽朗的大笑,搞的路西安滿臉困惑。   「在那遙遠的東方,今日正是七月七日。而紅衣的月老,將會牽起所有有緣人的紅線。」   波里斯罕見的微笑,他向老人輕輕點頭示意,便轉身往卡爾茲宅邸的方向走。路西安依舊狀況外,但也只好吞下滿肚疑問趕快追上波里斯,邊追還邊氣喘吁吁的發問著「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啊?」「波里斯你到底喜歡誰?」這類問題。   老人注視著他們的背影,很久……很久……   「波里斯,欸,波里斯──」路西安喊著。   不過波里斯毫無理會的動作,他步伐迅速的走進宅邸,穿過二樓書房、露台,走下豪華的螺旋樓梯,折入往後花園的小徑──這條小徑還是路西安翹家時發現的。其實自己買了這個又怎麼樣呢?根本送不到伊索蕾那裡啊。波里斯心底很清楚的明白這點,只是,在心底深處的鼓動,卻又好像在說著不是這麼回事……好像催促著自己走到後花園,好像有著令人驚喜的事物在等著……   啪噠、啪噠。   鳥類拍打翅膀的聲音。波里斯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雪白的身影,停在後花園噴泉中的雪白鳥兒……脖子上裝飾品正象徵牠的身分──白鳥的公主,尤茲蕾。牠輕巧的振翅滑翔到波里斯眼前,長長的嘴喙叼走波里斯手中的鍊墜。彷彿在知會什麼似的,牠向波里斯點點頭,揚起翅膀朝北方飛去。   而後趕到的路西安,跑的滿頭大汗。   「剛剛那隻鳥是什麼啊?」   波里斯不回答,仰頭看著白鳥離去的方向。路西安得不到答案,只好聳聳肩,但沒多久他又像想起什麼似的對波里斯說……   「啊,我想起來了,難怪我一直覺得盒蓋刻的那朵花很眼熟。」   波里斯將眼神投注到路西安臉上,發現自己拉回波里斯的注意,路西安更得意的說「你不記得嗎?尼雅弗裡有很多這種花,叫做庭薺(Sweet Alyssum)。」   「有什麼意思嗎?」波里斯靜靜的問。   只見路西安慌慌張張的低頭思考,還邊小小聲的念「呃,之前那些女僕們在討論什麼花占卜的……庭薺好像是……」後來可能是想起來了,他挺起胸膛大聲的說「天生具有高貴典雅的氣質,人前顯得自信和高雅。」   果然是從別人那聽來的,還什麼花占卜咧,不過……真是符合她的形象。波里斯輕輕的笑了,再度仰起頭凝視藍天,天空的雲,彷彿化成伊索蕾的身影,有著高貴的孤獨的女孩。   在離黎安諾瑪瑞很遠,遠到不是言語能表達的極北處,有一座島。那座島名為月島,島的某處山坡上,隱藏在許多透明的魔法石階後,有著美麗山泉的地方。金髮的少女靜靜坐在池邊,一如往常用她天籟般的歌喉,唱出一首又一首俱有魔力的動聽聖歌。無數雪白的鳥兒在身邊飛舞,少女邊唱著歌,邊陷入沉沉的回憶裡……她的臉上掛著微笑,雖然有著隱隱的悲傷,卻還是美麗的耀眼。   突然,一隻脖子繫有特殊飾物的白鳥翩然降落。牠將嘴喙上的東西謹慎放入少女手中,低鳴叫一聲,輕蹭幾下少女頸邊後飛離。   少女帶著疑惑的表情接下,張開手掌赫然發現是一條項鍊,附有鍊墜盒的項鍊。少女小心的打開,卻在打開那瞬間怔住……無法阻止也不想阻止的淚水,悄悄滑落,少女沒有擦拭,只是望著項鍊……一直一直望著。   在少女怔忡之際,一雙厚實的手掌從少女背後伸出取走項鍊,替少女繫在頸上。   「是那小子送來的吧。」低沉的嗓音帶著濃濃溫柔……就像是父親在訴說自己的孩子般。「上面殘有他的氣息。」   「……奈武普利溫……」   「真搞不懂他怎麼送過來的,哈哈……他過的應該很好吧。」   少女眼眸低垂,帶著無法言喻的溫柔微笑,輕輕點頭「嗯……」   他說過……要為了我好好活著……                     2007/6/15   ※   第一次打同人文O//O   這算是提早很多的七夕賀文吧~      不知道有沒有把我想表的感覺傳達好……說真的我好喜歡伊索蕾和波里斯這對,也因此,我這萬年腐女子居然對波路或路波萌不起來O口O|| 小波和伊索蕾,你們真是太罪過了!(笑)   在小說裡,這對的愛情真的讓我好想落淚……   明明只要早一點把心意說出口就好了,卻一直拖到最後一刻才藉著手語表達,小波你這個傻孩子>口< 這麼嘴硬做什麼呢,你應該要把伊索蕾擄走一起私奔啊啊啊--(謎音:這人瘋了,快拖走)   嗚嗚~總之我好喜歡這對,也希望有人跟我一樣邊含淚咬手帕喜歡著他們倆的愛情,嗚嗚嗚~小波你這孩子……媽媽支持你!丌口丌9(喂) (其實我有點想去投天翼OB的文章募集耶=ˇ=  不知道符文同人給不給投……Orz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